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北师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如何识别公共卫生事件下的谣言

发布时间:2020-02-03相关聚合阅读:媒体传播 公共卫生 谣言 研究中心 事件

原标题:北师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如何识别公共卫生事件下的谣言

1月28日,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通过新京报发布了《信息公开与谣言传播:有关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谣言分析报告》,通过极度云调查数据分析了网民获取疫情信息的渠道情况、对疫情的了解程度和谣言传播情况,结果发现网民了解的疫情信息越多,就越提高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谣言感知,也相信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有效方法,同时越不相信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谣言。

新京报对该报告的作者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效忠进行采访,他解释了本次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谣言特点,并对如何理智对待谣言提出了一些建议。

大众应当提高网络素养

新京报:你们团队什么时候决定对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谣言进行分析?

张洪忠:1月20日,看到疫情严重的消息后,我们立刻决定开始收集数据。我们怕过了这个时间就收集不到数据了,22日早上的时候问卷就设计好后做了一下表面效度检验,然后开始委托极术云平台调查,在春节前采集数据完成。

新京报:这次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之前的非典、甲流等公卫事件的谣言传播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之处吗?

张洪忠:跟非典相比,这次谣言传播有三个特点:

第一,传播渠道不一样。因为2003年主要是通过手机短信和论坛进行传播,或者是人际传播,但是这次我们的渠道是以社交媒体为主,微博、微信、头条号等各种自媒体,还有抖音、快手等等。

第二,这次某些被通告的疫情谣言后来被一些病例证实有事实依据,存在较大社会争议。典型的是在一月初最早武汉被通报的8个造谣者,后来的疫情发展说明他们的说法是对的,也是最及时的,现在大家开始反思这一处理方式。我们统计了一下,新闻媒体报道的通报处理的谣言有上百起,一些是明显的谣言。但也有一些是说有感染病例的,后来当地也公布了病例确诊信息,可能通报的谣言只是有些细节信息不准确而已,这些被通报处理的谣言或多或少都会对当地政府的公信力产生一定影响。

第三,这次最多的谣言是产生在如何预防新冠肺炎这个层面上的。比如说有些谣言称喝酒可以预防肺炎,甚至还有之前传的抽烟、放鞭炮等等。这些谣言大部分是关于预防手段的,这种谣言为什么多?反映了大众对于疫情的重视,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病急乱投医,还有前两天双黄连谣言的出现,就引起了抢购,抢购还可能引起交叉感染。这些谣言我们要及时地发现、制止。

新京报:这次谣言的传播速度和传播效果跟2003年非典有什么区别吗?

张洪忠:一些关于预防方法和治疗方法的谣言,它们通过社交媒体来传播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是用秒来计算的,顷刻间就传遍全中国。比如双黄连这个事情,一夜之间全国都传开了,很快就出现了排队抢购现象。2003年的时候我们的主力媒体是报纸、电视,传播速度慢很多,而我们现在人人都是信息源,人人都可以传播,它扩散的不是点对面的传播,而是网状扁平化的传播。

新京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客观事实不是立刻就能解决的,那么控制谣言对客观情况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

张洪忠:这是一个持久战,我们不能把谣言简单看成一个贬义词,它是一个中性的词语。因为这是一场持久战,这个事情不是说一天两天,可能是二十天一个月的进程,那么在这个进程中我们可能有些人等不住了,想出去,慢慢我们的防护意识就有可能松懈,这时候有些不准确担有一定事实依据的“谣言”反而能起到预警的作用。但是有些完全编造的谣言会制造恐慌,这种我们要提防。

所以我们现在要注意如何识别谣言的问题。对于识别谣言,我有四点建议:

第一,要提高网络素养,我们要明白网络信息就像我们线下的社会一样,信息的来源是多元的、参差不齐的,针对网络信息首先要有自己的判断。比如我们说的各种预防方法,我们一定要明白,每一种处方药上市都是有严格的流程和临床实验的,是需要时间的,不是说一夜之间或者几天就搞出一种特效药出来。所以媒体要呼吁老百姓不要盲听、盲信一些错误的方法。

第二,对于一些谣言,比如说一些危言耸听的信息,我们对各种信息最好有一个交叉验证,就是多找几个信息源来互相查证,这样一查证以后我们心里面就有数,我们不要相信单一的一个信源。

第三,我们对于一些信息要看它的消息来源,看它是来自专业媒体还是自媒体。

第四,我们要相信一些有可信度的科学家的说法,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要注意,不能只看媒体报道断章取义的话,要把科学家的话看完整。

▲网民对网上预防冠状病毒的谣言方法信任度的影响因素分析

媒体也应关注大众心理疏导

新京报:你对腾讯出品的核查平台怎么看?

张洪忠:第一,我们有一个核查平台总比没有好,是好事。第二,不管有什么核查平台,提高网民的网络素养、让他们学会识别谣言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就算有核查平台,也是少部分人在用,专业的人或者关心问题的人才会去用,多数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平台。

新京报:核查平台由腾讯这类民营企业出品合适吗?

张洪忠:这个没问题,在面对这种重大疫情的时候,我们要动员各种社会力量来共同应对这样的危机,只要平台是准确的、科学的,我们都应该给予肯定,不管是私人的、公司的还是社会组织的,只要是大家共同应对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为目标,我觉得都值得肯定的。

新京报:关于双黄连被一抢而空的事件,你怎么看?

张洪忠:这是一个实验室前期的结果,离临床实验阶段还有很长距离。如果在不恰当的时候发出来,可能产生误导效果,引起民众抢购,无形中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所以双黄连事件给了我们一个经验教训,媒体发布预防方法和治疗方法时,一定要有科学的依据,要用严格、科学的用语,要考虑它可能在敏感时期对民众产生的一种引导效应,避免被大众过度解读,这个应该是我们媒体的责任。

新京报:对现在正在对疫情进行报道的媒体有什么建议吗?

张洪忠:从我们团队这次调查来看,大众对疫情的各种信息都是非常关注的,那么媒体应该多报道一些疫情里面具体的进展是怎么样的,一些科学的、有效的预防方法是什么。

还要关注一些在聚光灯之外的群体,尤其是在黄冈、孝感这些地方,更深的是区县,因为这些地方医疗资源很缺乏,又属于我们媒体较少关注到的地方。比如有消息说湖北有人划盆渡长江到九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要把整个社会聚光灯关注到更多需要关注的城乡人群身上。

再就是,我觉得媒体要给疫区的人报道一些心理疏导方面的信息,这也非常重要。大众的心理状况是怎么样的,我们除了科学家之外能不能找一些诸如北师大心理学者这样一些高水平心理学家来说我们该怎么样克服这样一种心理,在疫区的民众怎么样度过这段时间。这个心理压力是很大的,心理创伤需要抚慰。我们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的师生们就开辟了专门的热线,为疫区的民众和医生进行心理疏导,这些工作需要更多的社会资源来投入,也呼吁更多的心理方面的资源能够帮助湖北人民。

作者丨彭镜陶

编辑丨杨司奇

校对丨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