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安哥拉主流媒体持续关注中国城首届家具展

发布时间:2019-11-16相关聚合阅读:安哥拉 国城 首届 主流 持续 家具 媒体

原标题:安哥拉主流媒体持续关注中国城首届家具展

安哥拉中国城首届家具展开幕的当天,就受到安哥拉国家电视台、TV zimbo电视台、罗安达电台、全球电台、安哥拉日报、扩展报、国家报等等媒体的高度关注,都先后对中国城董事长黄跃权、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龚韬、安哥拉商业部长Joffre Van-Dúnem Júnior进行了专访。

黄跃权董事长告诉记者,中国城举办家具展的目的,是为安哥拉境内的家具制造商、经销商提供平台,扩大他们的知名度,提高他们的市场占有率,让消费者享受到物有所值的各款家具,促进家具市场产销两旺,从而拉动安哥拉经济的发展,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当记者问到家具展销会具体创造了多少个就业岗位时,黄跃权董事长说,家具展对于增加就业有直接的和间接的影响。直接的方面,为了家具展,每家参展商都要配备现场销售、物流管理等工作人员;间接的方面,随着销售量扩大,家具生产商、经销商也会雇佣更多的工人来为他们工作,具体到多少就业岗位,有待认真统计。当问到家具展中国城每年都举办吗时,黄跃权董事长给了肯定的答复。

记者们还对中国城的历史、规模、从业人员、经营范围、商品来源、以及中国城的建设工程完工情况进行了询问,黄跃权董事长一一进行了回答。他告诉记者,中国城是2014年开始筹建,2016年下半年局部开始营业的。有29栋商铺楼,300多家商铺,从业人员超过5000人。对家具、家纺、建材、汽配、家电、电子产品、服装、农副产品、百货等商品进行批发和零售,还有餐饮、银行等等服务行业,以及电子城和医药城。为了更好地服务商户,中国城配置了先进的办公区域。他告诉记者,商品有从葡萄牙、土耳其、印度、中国等多个国家进口的,值得高兴的是,好多产品来自本地生产,比如家具、农副产品,这证明中国城走安哥拉本土化的路子是对的,也证明安哥拉自己的制造业在起步。他告诉记者,中国城的一期和二期工程已经完工,三期工程预计明年完工。

有的记者问到了非常具体的事务,比如一家企业若想租一间店铺需要遵守哪些程序?黄跃权董事长也做了回答。他说,我们欢迎所有在安哥拉合法注册的生产厂家、经销商入驻,但须提供合法的公司文件、法人代表或授权证文件等,具体可联系中国城招商部门,更欢迎来中国城对店铺进行现场考察咨询。当问到每平米多少钱时,他说,每间商铺的租金要根据面积、位置和经营区域等来确定。对生产企业有特殊的优惠价格,最优惠的约1000宽扎/每平方米/月。

各媒体记者对龚韬大使的采访,主要是就中安经济的关系,和希望中国城在中安经济交流中担当什么样的角色来提问的。龚韬大使告诉记者,当今世界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各地区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越来越需要彼此合作。新形势下,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具有生产多种工业产品的技术、管理和设计优势。而安哥拉作为一个正积极推进经济多元化发展的国家,急需这些方面的帮助,安哥拉丰富的资源、极具发展潜力的市场优势,也为中国的继续发展提供了条件。他深信中安两国之间的互补性和两国人民间的传统友谊,将继续加深两国政治互信,推动两国合作与交往更快更好地发展,不断扩展两国在各领域的合作交流。而中国城举办的家具展销会,不但是两国经济领域的交流,也是文化的交流,他希望中国城担当起中安两国各个领域深入交流的桥梁角色。

各媒体记者对商业部长Joffre Van-Dúnem Júnior的采访,主要是问询对中国城举办家具展销会对中安两国的意义。商业部长Joffre Van-Dúnem Júnior说,中国城举办的家具展销会的主要意义,就是打造了一座中安友谊之桥,这座桥给安哥拉寻求从进口商的角色转换为生产者的角色提供了通途——中国城以前经营的家具主要是进口,现在大部分都是安哥拉当地生产的,这对安哥拉来说非常重要。他说,从家具行业我们看出,在安哥拉的私人投资者,不管是安哥拉的还是外国的,可以从进口商转变为厂家,创造出更多的工作岗位。他说,中国城此次举办家具展,还可以延伸到其他行业的交流上,例如建材、服装鞋帽、家具家电等安哥拉国产产品,这将极大地促进安哥拉的经济。总之,中国城举办家具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就是通过商业带动、促进制造业的发展,这给安哥拉和外国的投资者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这也是我们国家一直努力的方向,即发展可持续性经济。

开幕半个月来,各媒体对家具展进行了持续的跟踪报道,让更多的安哥拉当地人及时了解展会情况。11月14日,安哥拉第一大报——《安哥拉日报》再次以《中国城家具展将开放至圣诞节前夕》为题,进行了跟踪报道。中国城物业的项经理表示,家具展会的延期,说明参展家具适销对路,也说明吸引本地企业参展意义重大。促销措施的推出,是在总结以往销售情况的基础上推出的新举措。

图/文 | 赵文元

责编 | 盛文文